-cat-

拋姐家的阿百證實了是FIP陽性, 這種時候不知道該說甚麼, 就保持沉默吧! 安慰是這時候最不需要的...

P1030931.JPG 

忘了曾在哪看過一段話: 人與人的感情就很像電池, 有小的、有大的, 小的電池壽命短, 大的電池用的比較久, 但是終究還是會消耗殆盡。

我想, 用在與寵物身上也是一樣的, 想著想著, 抱著roro的我眼淚又掉了下來...

回想起二月初當時, 在那個令我不忍去回想的日子, roro被確診有PKD的那天, 曾經也被誤診以為是FIP。後來證實是那位獸醫自己診療知識不足誤解了, 但當時也促使我換到吉米哈利找王醫師看診。

------------------------------------------------------------

FIP (FELINE INFECTIOUS PERITONITIS)小知識

以下節錄轉載自發條的網站

多變的症狀
實驗感染的狀況下,潛伏期較短( 約2~4天 ),但在自然感染的狀況下就顯得變異相當大,在感染的早期所出現的臨床症狀可能是非特異性的,包括:變動性的發熱、嗜眠、無食慾、失重、時常下痢,隨著病程的演進,會逐漸出現一些較具特異性的症狀,它們最常被區分為滲出型( 溼式wet )及非滲出型( 乾式dry )兩種,滲出型約佔所有病例的60~80%,但事實上乾、溼兩種是可能一併出現的,一旦出現臨床症狀後,病程的時間差異相當大,可以從一週至2~3個月。

首先我們先來瞭解一下傳染性腹膜炎會什麼會造成如此嚴重的症狀,說到SARS大家就應該餘悸猶存,而FIP就是一樣的致病機轉,一樣都是冠狀病毒所造成的疾病,這樣的冠狀病毒侵入體內後,如果身體內已有冠狀病毒的抗體存在時( 特別是IgG, IgM ),抗體就會與病毒結合,然後補體也會來湊熱鬧,就會造成抗原-抗體-補體反應,講白一點就是,如果有壞人( 病毒 )入侵你家,而你( 抗體 )跟你的家人( 補體 )就會起而反抗,壞人丟手榴彈炸你們,你們用槍榴彈回擊,結果壞人雖然死了,你們也掛了,而家( 身體器官 )呢?當然是面目全非,被你們跟壞人共同夷為平地了,再也無法住人了( 死亡 ),換成另一種狀況,壞人( 病毒 )入侵到家裡,家裡都沒人( 沒有抗體 ),壞人因為沒人跟他反抗,所以翻箱倒櫃,搜刮一些財物便揚長而去,你雖然有損失( 輕微發燒、拉拉小肚肚 ),但至少家( 身體器官 )還在;所以,身體內若是早已存在冠狀病毒抗體時,一旦SARS或FIP入侵時,就會造成無可挽回的身體器官傷害。
--->這樣的舉例真的很容易懂, 也提醒了飼主只要曾經檢驗出罹患冠狀病毒, 此貓生就要特別注意別受任何感染。

診斷
臨床上對於FIP的診斷包括臨床症狀、血清生化、全血計數、腹水生化、腹水細胞學檢查,但也無法達到100%的確診,直至目前為止,死後剖檢或生檢時來進行組織病理學的檢查是唯一確診FIP的方法。以下為臨床上較有診斷價值的檢驗項目。

冠狀病毒抗體檢測: 貓傳染性腹膜炎在診斷上有極大的盲點,現今臨床上所用的檢驗試劑只能檢測冠狀病毒的抗體力價,並無法直接偵測FIP病毒本身,換句話而言,FIP是冠狀病毒的一種,但冠狀病毒並非都是FIP病毒

胸、腹水檢查: 如果是溼式的傳染性腹膜炎,可以進行胸、腹水的抽取來進行抹片檢查、總蛋白檢查、甚至冠狀病毒抗體的檢查。

血液生化檢查: 包括總蛋白、球蛋白、白蛋白、及 A/G比。

治療
一旦FIP出現臨床症狀時,常常是致死性的疾病。對症治療及支持療法或許可以短時間地緩解一些症狀,但通常之後仍會持續惡化,而終致安樂死處理。
以下為常見的治療方式:

類固醇: 臨床上最常見的內科治療方式,運用類固醇抑制免疫及消炎的作用,來降低抗原-抗體-補體反應所造成的組織傷害,但大多僅能短時間地維持貓咪的生活品質而已。

利尿劑: 近來常見到的治療方式,用來減少腹水的產生其促進其排除,這應該是一種錯誤的治療方式,因為溼式的傳染性腹膜炎是一種發炎的產物,並非因為循環障礙而產生的腹水,給予此類的藥物或野i以暫時性地減少腹水的量,但其對於腎臟的毒性也可能會加速它的死亡。

腹水抽取: 是一種侵入性的治療方式,可以立即清除大量的腹水,但也同時增加細菌感染的機會,而且於數日後腹水又會回復,必須反覆地抽取,也可以將類固醇、DMSO注入腹腔內,但對於這樣治療無望的CASE給予這樣的折磨,其必要性還是有待商榷。

---------------------------------------------------------------

至於分為乾濕兩種就不提了, 拋姐家的阿百就是濕式的。當時聽說發高燒又抽出黃稠的腹水時, 我震驚到說不出話來。畢竟拋姐家的貓口不少, 不敢想也不願意去猜測是不是會有其他嚴重的影響, 所幸目前為止只有阿百...

再回到roro, 說到當時的冠狀病毒的檢驗, 至今仍是個謎。在那家有不好回憶的獸醫那, 當時因為驗出另外那條淺到幾乎不可視的粉紅色時, 那位獸醫竟然立馬將自己的貓群趕進另一個房間, 置我以及在診療檯上的roro不顧, 邊自言自語地念著像是好險之類的傷人的話, 還趕緊用酒精不斷消毒。當天稍早才因為他無法安撫roro順利抽到血, 硬是以三人強迫之姿,又是抓又是綁地將roro嚇到驚恐淚眼掙扎不斷, 而沒用的我則被動地退縮角落只能心痛著roro受的苦, 後來又以這種鄙夷的態度對待, 殊不知這真的是個獸醫該有的舉止嗎? 其實我懂每位飼主都會有私心地為自己的貓口著想, 可他是位獸醫, 不該要以讓飼主安心信任的態度接受他的處置嗎?而roro與我卻得到這樣的對待...

除此外, 當時他還極力催促我讓roro點腹膜炎疫苗, 即使我當時沒做甚麼功課, 也問了是否點了疫苗就不會罹病後, 他甚麼都沒有講也不願解說下, 我斷然拒絕了。後來爬文找資料才了解, 還好當時我拒絕了, 否則roro將更有可能致病或是終生變成一個活生生的活動病毒!!

恩亞動物醫院的資料更是提到了五合一疫苗可能的疑慮, 以roro幾乎終生都宅在家的生活型態, 我也會對於那些風險開始有猶豫, 或許以後就以核心疫苗為主就好!! 

所以後來換了獸醫院後驗了一次血液生化, 吉米哈利的王醫師幫roro抽血時甚至不需要幫手, 就把roro哄的自動乖乖伸出手來被針扎。對照之下, 當時我就打定主意, 以後就帶roro來這看診了。

第二次檢查結果竟與那次不好的回憶完全大相逕庭, 我很不想相信第一次是真的, 但終究是個謎。而那次之後至今也將過了近九個月, roro除了因為PKD控制著飲食外, 還越還越胖, 被王醫師勒令要多運動, 一點異樣也沒有。但定期健檢還是會帶roro繼續做的...

先前另一位貓友的貓才因為癌症過世, 這周又聽聞阿百遭逢此病, 我想拋姐的心情應該是跟我一樣, 他們能撐多久就要他們開心多久, 除了要他們加油外, 我們自己也要努力。因為我始終覺得, 只有我們真的很開心很努力地幫忙喵喵們, 他們才會感受到這份努力而繼續為自己加油... 

 

    全站熱搜

    aeriel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