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ro-

關於roro, 有些想去避開的始終還是得面對, 例如超音波檢查。

P1050218.JPG 

例行兩個月就帶他去抽血檢查, 雖然醫生一直說三個月或半年去一次即可。但終於在我告知他是PKD後, 醫師接受了我的想法, 但仍建議我三個月再帶roro去追蹤, 不只抽血, 超音波也要一併做。

從二月超音波檢查到昨晚, 原本不斷在心底欺騙自己, 過一陣子那幾個就會不見了, 因此這幾個月來一直不太敢面對再做超音波檢查這件事。昨夜不知哪來的勇氣, 想著:遲早也要有人陪我或支持我繼續面對這件事。

話說當時從前一家動物醫院換到現在的吉米哈利是有原因的, 以前總覺得基本照顧就很足夠, 況且獸醫師本身也算有愛心。但就在帶roro去結紮那天, 整個印象打了個超級大的折扣。

原本在結紮前醫師想先幫roro抽血, 就在我赫然發現他打算從脖子抽的時候, 我一度抱持著極度懷疑的態度試探地問著:這樣會容易抽到而不影響roro的情緒嗎?

獸醫只是淡淡地回答我說他的技術很好, 只要不要有其他干擾的事發生的話。但是, 想也知道, 動物醫院有的不就是動物跟飼主, 加上電話鈴聲, 豈有不被干擾的時候?!

所以我當時很無助, 看著他因為用大毛巾包起roro還是無法順利抽到血時, 竟打算用制服狗的嘴套帶到roro的臉上!!甚至除了醫師自己外, 還外加兩名助理前後抓著roro, 到後來我真的無法忍受了, 不斷想打斷他們, 就強烈要求要在結紮結束同時再從大腿內側抽血。

所以當天看到roro受的苦, 加上後來得知有PKD後, 或許這才是當天讓我大哭不止的主因吧!

但獸醫師也沒給我甚麼積極的建議, 即使我知道這是種遺傳性疾病, 目前為止也根本沒有可治癒的方式, 但至少該給我些甚麼意見以撫慰我當時難過到無法回復的情緒吧!?

沒有.....他甚麼都沒做也沒說, 只丟了句:多喝水。

就這樣。

廢話!這我也知道.....所以後來就連考慮也不用了, 直接換了獸醫。

現在的獸醫給的建議其實也是我蒐集好多好多資訊後得知的, 但至少他們還會告訴我該注意的事項, 以及吃Azodyl可以幫助腸道裡的氮廢物代謝掉, 還有其他心肺肝該注意該檢查的事項都幫我注意了。

昨晚檢查的數值還算不錯, Bun: 20, Cre:2.0

2/25 Bun:25, Cre:1.9

4/30 Bun:23, Cre:1.9

連三次檢查以來, Bun持續往下掉, 但Cre大概就是只能這樣了。所以讓roro多喝水, 以及維持他的食欲.....依舊是目前首要的任務...

 

    全站熱搜

    aeriel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