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ling-

今天有位貓友的愛貓去另一個世界快活了...
roro.jpg 

不只人生很難說一定是怎樣, 就連貓生也一樣。那位貓友是在過完年後發現自己的貓竟然得了癌症, 即使手術了, 該做的挽救措施或其他紓緩痛苦的方法都用了, 最後似乎總是這樣, 該來的總是會來。

想起08'年ㄚ兔走的那年也是, 原本還活蹦亂跳的, 怎知道那麼嚴重的病狀竟突如其然排山倒海而來。當時大家都掉了好幾缸的眼淚,依舊無法挽回或者幫助ㄚ兔一丁點。

常有人說走也要走得有尊嚴, 也因為體會過那樣煎熬的時刻, 所以我可以理解為何有人會願意簽放棄急救聲明書。動物也一樣, 對那些只把動物當動物看的人或許會覺得, 像我這種對動物情感放的這麼重的人根本是個瘋子, 但同樣的道理放在動物身上也是, 究竟為了一己之私延續他們的生命的我們, 是為了滿足自己想擁有想掌控的意念而已, 還是真的在他們苟延殘喘失去生活品質時要為他們好?!

做這種讓他們睡覺的決定很難, 甚至回想起相處的過往種種就會更無法放開緊握住他們的手。

今年得知roro有PKD之後, 甚至有某親戚帶著嘲笑語氣說何必浪費時間養一隻有病的貓, 我知道自己必須冷靜的念頭壓抑了當時的憤怒, 畢竟, 他們就是那種只把動物當動物看的人, 不想也覺得沒必要去質問他們是否會將自己生病的親人丟棄這種問題了。

或許我還是無法學會, 當我在得知這位貓友的貓即將不久貓世後, 甚至自己還莫名地偷偷哭了幾回。以前家裡最後那隻我也有參與照顧的狗過世時, 我還記得那是母親節前一晚的事, 隔天因為我人在別的城市, 電話中聽到消息後竟在路邊大哭不止。後來的ㄚ兔, 當時只要有人提到"兔"這關鍵字, 我應該可以去報名角逐三秒落淚的競賽吧! 所以其實心底總是會有莫名的焦慮感滋長著, 因為未來的那些不確定以及確定著實讓我感到害怕。

雖然把握當下是最重要的, 欺騙自己不要想那麼多, 說服自己畢竟動物的生命週期原本就是這樣的短暫, 這樣的說詞好像也幫不上甚麼忙, 就在今天這位貓友的貓離開的同時, 我希望這會是加速我對這方面情感療癒昇華的借鏡, 該努力就努力, 是時候放手的時候也不要遲疑讓彼此都痛。

很難!但方向本就該是這樣... 

 

 

    全站熱搜

    aeriel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