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ro-

2010年2月11日正式跟roro的蛋蛋說byebye..

P1030990.JPG 

手術前本來應該先抽血檢查的,不過roro過於緊張,獸醫又不願強迫,只好待麻醉後再抽。不知到後來檢驗出來的指數跟先前的緊張加肌肉劇烈運動有沒有關連,總之,下周要再去另一家檢驗看看再說了。

選用的是氣體麻醉,這種方式對動物手術真的比較安全,因為劑量是藉著儀器控制,可隨時依狀況調整。聽說針劑式的麻醉在動物被麻醉後,依舊可以看到聽到當時發生的各種情形,只是肌肉神經被麻醉無法動彈而已。好可怕的方式,難怪有些動物後來會自殘或產生心理上疾病。

P1040012.JPG 

就是這台機器,手術中輕重共調整了三到四次,因為roro體型較大,一開始下刀時獸醫說roro腳部的動作是反射,但還是稍微調整了劑量。值到後來手術結束,抽了血還洗了牙後,終於調整到最低,獸醫也要我快離開現場,免得roro醒來第一眼看到我而討厭我。

P1040008.JPG 

在roro被麻醉前,獸醫在roro的牙齒上點了可以檢查出牙菌斑的染劑,一看之下真的很不得了,即使平常很常幫roro清潔口腔,後方的牙齒依舊有不少牙菌斑,只有前方牙齒因為咬合潔牙乾乾比較少而已。

有很多手術中的照片不忍放上來,是不血腥,但說真的看了還是很不捨也會怕。拿出來的蛋蛋,獸醫用酒精泡著給我,交代我約一天後即可拿出來晾乾。

大腿內側的毛也因為抽血的緣故剃掉了一塊,還好是在內側。

直到今天,才終於將伊莉莎白帽拆掉,期間roro不時因為脖子癢抓不到,大家輪流代勞。有時明明吃的到,但卻還是撒嬌要人一顆一顆餵,就連喝水也是,只好用滴管或針筒按時餵給他。

量了體重後,一周來體重並沒有減少,希望之後roro之東西依舊別挑食,要繼續開心過得好好的。

    全站熱搜

    aeriel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