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 趁著將roro打點好與用中餐的空檔之際去看ㄚ兔.. 昨天跟麻通話中的一字一句仍言猶在耳,說真的我不是很相信情況會到那樣糟的地步!畢竟上周離開我這的時候還能夠跑跑跳跳的.. 在動物醫院一樓等候時確實很緊張,因為不知道等會兒見到的ㄚ兔會是怎樣的,等進入觀察室後才真正相信閉著眼的ㄚ兔似乎真的隨時會離開.. 摸著不像以往溫熱的耳朵與四隻,要不是他的肚子還隨著微弱呼吸而起伏著,我真的以為他已經走了。 一旁的助理向我解釋著ㄚ兔腎衰竭的情形已越演越烈,甚麼數字如何,甚麼濃度分析,後面的內容我幾乎無法消化理解了,因為我摸著一動也不動的ㄚ兔一直在回憶著之前他是如何的表情與回應。甚至都不知道眼淚是怎麼掉了下來,直到助理遞給我整盒的面紙時才發現 這時的反應真的只有自責吧!對於ㄚ兔忍受痛苦的能力高到令人無法想像的地步,即使他已經老了,但這一切也不該來的這麼倉促吧! 有人真的為兔子換腎過嗎?器官要怎麼取得?費用應該也是高到難以負擔吧?!眼前排山倒海而來的似乎就是宣判了ㄚ兔生命的末日了,很對不起他,總是只能在周末的時間照顧他、陪他。卻也沒有及時發現他已經身體不舒服的窘境,導致變成現在不可收拾的地步.. 麻雖然安慰說大家已經盡力救他了,如果真的沒辦法就只能接受,不要想那麼多了。但是看著逆來順受的ㄚ兔,似乎他的一生就毀在這了 想當初第一眼看到他的時候,真的純粹只是因為他可愛到令人無法自拔,但之後才驚覺到當時的情況要照顧他必須要付出更多的時間,也就是那些時間讓我一直對於他有著深深的愧疚。因此等出社會工作後,甚至到現在有自己的房子後都已經來不及了。 剛才幫roro擦臉的時候,一直對著roro說上周來我們家住的ㄚ兔現在病得很重可能隨時會走,因此要roro在明天我下班後要乖乖,因為我要先去看ㄚ兔才會回家.. 結果roro就走到之前他最愛看ㄚ兔的位置上趴著,不知道是因為不喜歡擦臉所以心情不好,還是剛才聽我講了ㄚ兔的事有感而發..

    全站熱搜

    aeriel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